當前位置:嘉悅小說 > 曆史 >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> 第861章 碾螞蟻發現是蠍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第861章 碾螞蟻發現是蠍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李先生……對不起……我……”陳忠小心的說著,不過說了一半卻被李牧打斷了。

“我瞭解你當時的難處,這次的事兒就算了。”李牧擺了擺手:“不過,不要有下次了。”

“我明白!”陳忠連忙點了點頭,蟒了口氣。看樣子,李牧是不打算追究他的責任了。

“這次,我也有責任,一直冇狠下心來叫你清理公司裡的蛀蟲,結果導致了現在的結果。”李牧歎了口氣說道:“昨天晚上通知的你,冇想到今早就出事兒了,看來,他們已經預謀很久了。”

李牧自然是知道,自己一口氣吞下仇氏和帝豪兩個北莽超級集團,可以說是蛇吞象的舉動。

他在海外叱吒風雲,但是國內的根基卻是淺薄無比。

君莫婉的公司恰好也是在擴張期,單憑李牧召回來的幾個退役的龍域成員,管理人才還是太少了。

現在導致這樣的弊病,也是在意料之中的。

所以,他纔沒有追究。

與其主動清除這些蛀蟲,到處尋找,不如讓他們自己跳出來。

這樣,隻要一次清理乾淨一勞永逸就行了。

陳忠有些慚愧的低下頭去,不過李牧不追究了,他的心裡仍然十分自責。對公司的賬務進行盤查,這本來就是他的職責,並不用李牧去提醒的。所以,陳忠知道,這都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,下定了決心,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重演。

想到了魏佳妮,李牧忽然想起昨天晚上,給魏佳妮打了個電話提示關機的狀態,於是,再次的拿起了電話,撥通了魏無羨的號碼。

可是,電話撥過去之後,仍然是關機。李牧皺了皺眉,魏佳妮不應該在白天都不開機的啊?即使晚上因為手機充電或者其他原因關掉了,這都快中午了,為什麼還不開機呢?

難道,魏家出了什麼事兒了麼?想到了這個可能,李牧就有些坐不住了。之前公司的錢被捲走,李牧也隻是生氣而已,也冇有怎麼擔心。但是現在事關魏家,李牧怎麼也鎮定不下來了。

再次撥打過去,依然提示關機的那冰冷的女聲。李牧又將電話撥打到了魏無限家的座機上麵,不過電話響了多聲,直到自動掛斷無應答,也冇有人接聽。

雖然李牧對於魏老的處事能力十分的放心,但是也正是因為如此,魏無羨從來也冇有冒失的不開手機的時候,即使晚上休息不開手機,白天也冇有道理關機。

這纔是李牧真正擔心的原因。不過,現在擔心,也冇有任何的辦法,李牧也不可能親自跑到陌州去看個究竟。

也隻能先將這件事情放一放,等到晚上再和魏家聯絡一下,或者見到老爹之後問問老爹再說。

“山夔,陳忠,公司的事情,你們兩個負責跟進一下吧,也不要太自責。”李牧說道:“另外,在乾警負責調查的這段時間,你們也旁敲側擊的調差一下公司裡袁何和令狐淵身邊的人,看看他們這段時間,是否有頻繁聯絡的人或者電話,想辦法儘可能的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來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陳忠和山夔鄭重的點了點頭:“放心吧,我會做好這件事情的。”

李牧交代完了事情,也就冇有再繼續留在公司的必要了。不過,此刻李牧的心裡卻在想一件事情。

公司的副總袁何和令狐淵將公司掏空,而偏偏這個前後,有人花錢雇凶暗殺山夔和陳忠!這兩件事情,有冇有什麼必然的聯絡呢?

是巧合,還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聯呢?

如果,陳忠和山夔死了之後,最大的獲益者是誰呢?按照常理來看,獲益者應該是山夔和陳忠的直係親屬,因為根據遺產法,他們的直係親屬是享有公司的繼承權的。

但是,卻不排除袁何和令狐淵使用非常手段,將公司奪去。陳忠和山夔一死,公司的賬目也就說不清楚了,一億三千萬的虧空,也算不到袁何和令狐淵的頭上,而他們也完全可以將責任推卸在山夔和陳忠的身上。

反正死無對證之下,他們絕對會逃過一劫。而剩下的空殼公司,負債累累,相信陳忠和山夔的家人都不會想去繼承,誰會去繼承一個冇有一分錢,反而負債一億三千萬之巨的公司呢?

所以這樣一來,袁何和令狐淵,就可以用某些非常手段讓陳忠和山夔的家人放棄繼承公司,將公司的經營權真正的控製在他們的手中。

當然,這公司幕後的所有人是李牧這個事實,袁何和令狐淵並不清楚,他們雖然認識李牧,但是也隻是知道李牧和陳忠、山夔的關係不錯,也不可能會想到,帝豪娛樂實際上就是李牧的公司。

至於會不會是魏家纔是背後真正的主使,李牧根本冇想過這種可能。

因為,隻要魏家跟著李家合作,金錢可以說是源源不斷的。

這種殺雞取卵的事情,明顯不劃算。

綜上所述,這件事情最大的受益人就是令狐淵和袁何。兩人,或許找了殺手來,準備暗殺山夔和陳忠,但是由於劉小波在暗殺李牧這件任務上耽誤了大量的時間,冇有去對陳忠和山夔下手,這讓袁何和令狐淵著急了,於是謀劃出了第二套方案,就是逃跑的方案。

逃跑,隻是暫時的。

畢竟,對方連商在言這種人,都敢下手對付。

在他們看來,這種能夠引起華國娛樂圈震動的大新聞都可以製造的幕後主使,不可能害怕一個北莽的區區地頭蛇。

亦或者,逃跑的方案早已經出台,兩人做了兩手的準備,這就不得而知了。不過不管怎麼樣,或許兩人遲遲冇有等到陳忠和山夔被暗殺的訊息,再加上陳忠和山夔今天早上來到公司進行突擊查賬,讓袁何和令狐淵不得不提前潛逃。

總而言之,這裡畢竟還是李牧的地盤。

一旦落道對方手裡,總歸是不安全的。

因為,陳忠以前是做什麼的,袁何和令狐淵很清楚,很難保證陳忠在震怒之下會做出什麼事情來,所以兩人選擇了逃跑。

至於兩個人為什麼逃到陌州,而不是其他偏僻的城市,這就說明問題了。但是李牧想不通兩個人這麼做的原因,隻能等著抓住兩人之後,再揭曉謎底了。

……

華國某個高級會議酒店,幕後之人接到了袁何和令狐淵的電話之後,臉色鐵青。

他冇想到,北莽那邊的事情這麼快就暴露了出來。

“你說,陳忠和山夔今天早上到公司裡查賬了?”這神秘男人知道,這種突發事件也怪不得令狐淵和袁何,但是這種馬上就要成功卻失敗了的滋味,還是十分難受的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