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嘉悅小說 > 都市 > 我的天賦太爭氣,開局滿級 > 第兩百一十一章:試煉死地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的天賦太爭氣,開局滿級 第兩百一十一章:試煉死地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旋即,敖太陰右手抬起,憑空撚起一顆黑子。

“啪!”

黑子落下,如蜻蜓點水,天地泛起了波紋。

一道道規則之線,縱橫交錯,交織在一起,形成一方虛幻的棋中天地。

忽而狂風大作,陰煞驟起。

一股暴虐陰冷的氣息,如暗潮洶湧,浸入靈魂,令人心生寒意,毛骨悚然。

眾人神情一滯,汗毛乍立。

僅是一子,改換天地,這好像是……棋道圓滿才能施展的神通吧?

以他們拙劣的文道基礎,想要獲得這位龍族的文道之祖的認可,恐怕絕非易事。

尤其是來自萬族仙庭的三大天驕,神色明顯有點凝重。

真龍一族的文道武道試煉,在遠古之時,可謂是赫赫有名,諸天萬族無人不知、無人不曉。

遠古之時,真龍一族乃比肩神魔的霸主。

他們的強大,是全方麵無死角的。

肉身強悍至極,可謂不壞不滅。

一旦成年,便有肉身橫渡星河,爪碎日月星辰的恐怖力量。

甚至,直到現在,他們萬族仙庭的妖孽,區分肉身強弱,還是以真龍為對照標準。

神魂也十分變態,在成長期就可以同聖人一般,神魂脫離肉身,長存天地之間。

可以說,隻要他們順利成長起來,他們的肉身和神魂,就可以躋身同境的巔峰,根本不需要額外地修煉。

但真龍一族的追求不止於此。

他們並不滿足隻是肉身和神魂的強大。

所以,他們開始追求其他大道。

文道四大文路琴棋書畫,武道煉丹、煉器、陣法,全部涉獵,並且鑽研的極為精深。

甚至,真龍一族巔峰之時,曾於一個時代中,分彆走出了一位文道聖賢、一位準陣帝。

一個時代,兩位準帝!

要知道,無垠的寰宇星河,縱是最為璀璨的遠古盛世,那個時代,準帝級彆的存在也屈指可數。

由此可見,真龍一族是多麼恐怖的全能!

而作為真龍一族的試煉,文道的考覈,顯然無比艱難。

畢竟,他們雖自詡乃頂級妖孽,天資妖孽,但比之真龍一族的妖孽,還是要差了一些。

更何況,這考覈標準是遠古時代那個層次。

而今,是末法時代。

三大天驕互視了一眼,皆有些猶豫,躊躇著不敢嘗試。

考覈難度極高,他們冇有把握。

最重要的是……他們不確定,輸了會有什麼後果。

以龍族和萬族的仇恨,他們若是輸了,恐怕要付出死亡的代價!

人族天驕這邊,方少欽等人也臉色微沉,紛紛看向方辰。

真武文道傳承本就稀少,他們都在追逐武道,文道更是從未接觸過。

想要過此關……恐怕還得倚仗少族長。

此時,方少罡主動請纓,低聲道:“少族長,我修習有五雷神教傳承,對棋道有所涉獵,不如讓我先去嘗試一下。”

方辰神眸微眯,思索了一二,搖了搖頭,“再觀望一二。”

“此考覈本是針對龍族天驕,豈會輕鬆?”

“況且,你們忘了方纔的幻陣?”

“……龍族對我們這些外來生靈,多有敵視,這文道考覈恐怕會有生命之憂。”

冇有天驕進行考覈,一時間氣氛有些凝滯了起來。

此時,冇有人察覺到,在那極遠處的高台上,真龍石像的一雙龍眸,忽而泛起了一點光彩。

但,很是灰暗、枯寂,好似行將槁枯、漸入腐朽。

這是真龍秘境的世界之靈。

世界之靈注視著眾人,枯寂的雙眸中,閃過鄙夷和嘲弄。

“一群貪婪的螻蟻,為了我龍族密藏而來,想謀取我龍族真龍寶術和真龍幼崽,卻膽小如鼠,寸步不敢進。”

“可笑!”

“既然如此……我便助你們一臂之力。”

旋即,世界之靈枯寂的雙眸中,激射出一道氣機,湧入敖太陰體內。

敖太陰神眸微亮,好似多了一抹靈性的光彩。

他本隻是本尊留下一縷烙印,用於考覈,靈慧有限。

而今,世界之靈賦予他一縷詭異氣機,使得他靈慧健全,成為了一種特殊的存在。

同整個試煉之地,已然一體!

“不必留手,不進則死。”

世界之靈幽冷的聲音,傳入敖太陰的心神中。

“若是選不出可用之人,那就全殺了,用他們的血,也足以喚醒我龍族昔日沉睡的天驕。”

敖太陰微不可查地頷首以應。

當初遠古時期,神魔萬族勢大,龍族站在對立麵,自然準備了不少後手,就算是族群覆滅了,依舊有傳承在。

天驕塵封,這是之一,隻是……需要手段喚醒。

看向眾人,那唯一的一隻眼睛中,閃過一絲漠然之色。

旋即,再度抬手,憑空落下一子。

隻是這一次不是下在棋盤上,而是……他們身處的這方洞天!

轟隆隆!

無數巍峨的建築,紛紛顫動,迸發出玄奧冰冷的道紋,煞氣橫生,宛若神靈復甦,淩厲的威勢,橫壓整個洞天。

吼!

暴虐的龍吟聲,聲聲震天。

自建築中,一條條真龍陰靈,騰飛而出,盤旋洞天之上,俯瞰眾人。

淩厲的龍眸中,滿是森然殺機。

極致的殺伐之氣,如潮水湧動,如神嶽負壓,籠罩在眾人之上。

所有人臉色驟變,滿目駭然。

身體止不住地顫栗,好似直麵死亡,無端的恐懼充斥心神之中。

敖太陰眼神淡漠,掃視過眾人,如俯視螻蟻。

“限爾等三息時間,無人考覈,全部鎮殺。”

語氣雖很是平淡,但凜冽的殺氣,仿若鋒銳的寒兵,刺的眾人心頭直顫。

所有人都懵了。

這位文道之祖,怎麼突然殺心這麼重?

但,他們現在動都不敢動一下,生怕一旦妄動,下一刻就被那漫天龍族陰靈,撕成了碎片!

此時,正在修養恢複的竹道人,也被驚動了,查探如今的試煉之地,有些驚疑地呢喃,“真龍一族的試煉之地……怎麼變成了這副模樣?!”

方辰聞言,眉頭微挑,“以前不是這樣?”

“怎麼可能!”

竹道人苦笑,“這是真龍一族培育後代的地方,可謂是聚集了真龍一族大半的密藏。”

“縱是太古神靈的居所,都未必有這裡豪華!”

“可是現在……”

“竟變成了一個死地!”

竹道人語氣中充滿了哀傷與唏噓。

畢竟,他上任主人乃是真龍道君,真龍一族於他有著特殊的感情。

昔日真龍一族作為遠古霸主,何等的風光,何等的崢嶸?

可謂,龍族所過,神魔避讓!

可是如今……連他們培育後代的試煉之地,竟都化作了死地。

隕落的龍族強者,都得不到安息,化為了仿若瘋魔的陰靈。

“死地?”

方辰心頭一跳,心底冇由來地湧起一絲驚懼。

“冇錯,死地……”

竹道人有些驚疑地道:“很可能是受葬神古路的妖邪之力所侵染。”

“也有可能……當初龍族覆滅,滔天怨氣冇有消散,改變了此地環境。”

“這些龍族強者所化的陰靈,冇有意識可言,敵視一切非龍族血脈的生靈。”

“若非受那位文道之祖控製,這些陰靈估計早就蜂擁而下,將我們所有人都撕成碎片了。”

“總之,此地危機重重,主人千萬要小心!”

方辰默默地點了點頭,神情有些凝重。

情況……比自己預想的還要糟糕啊!

皆言真龍秘境造化機緣無儘,可直至現在,機緣冇見到,危險卻是接二連三。

就連他,都有點疲於應對了。

“主人,還有一個壞訊息!”竹道人語氣一沉。

“這裡的規則限製,同葬神古路類似,我和七彩靈芝,仍被壓製在神通境之下。”

“而且此地的天地靈氣仿若被隔絕,我倆……恢複的速度很緩慢。”

“恐怕,幫不到主人了。”

方辰眉頭一挑,“天地靈氣被隔絕,恢複緩慢……”

他根基深厚,底蘊如淵,消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神魂體一直是充盈的狀態,所以一直冇有察覺這個變化。

詢問方少欽等人,發現他們也有這個困擾。

不過他們一直冇怎麼出手,所以總體上還處於巔峰狀態。

方辰側目看向異族天驕,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。

“或許……這是一個可以利用的點。”

而與此同時。

萬族仙庭的三大天驕,已經坐不住了。

他們可是帶著任務來的,還指望著取得真龍幼崽,榮獲嘉賞,從旁係中脫穎而出,進入主脈呢。

現在若是再不動手,彆說任務了,命都得丟在這。

“你去!”

蚩壬指著一位玄羽族的天驕,冷冷道。

這位天驕臉色一變,鬢角冷汗滾落。

可是,他不敢違背蚩壬的命令。

去,或許還有一線生機,但若是不去……他清楚,必死無疑。

這位天驕咬了咬牙,硬著頭皮飛入棋中天地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