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嘉悅小說 > 都市 > 我的天賦太爭氣,開局滿級 > 第兩百章:把天道給捅了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的天賦太爭氣,開局滿級 第兩百章:把天道給捅了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人族大聖臉色不變,根本不在意七代蠻皇的嘲諷,冷冷吐出一句,“戰!”

旋即,攜滔天煞氣,殺了出去!

人族聖人也隨之而動。

異族各大聖人,絲毫不讓,悍然迎擊。

霎時間,時隔萬萬年之久的聖戰,再啟!

無邊煞氣,激盪天地山河。

各族天驕妖孽見此,不由地看向了方辰等人,蠢蠢欲動。

有聖境強者庇護,他們也有了底氣。

或許……可以趁此機會,將人族天驕,全部剷除!

可就在此時。

灰濛濛的葬神古路,突然變了顏色。

一片血色!

隻見那仿若蜘蛛網的蒼穹,自裂痕中汩汩湧出了璀璨的鮮血。

鮮血夾雜著無上的氣息,好似古老的生靈一般,令人心悸。

這是……聖血!

一滴滴璀璨的聖血,閃爍著妖異的紅芒,照亮了整個葬神古路。

更,照亮了每一個人的恐懼。

各族天驕妖孽都懵逼了,這特麼是什麼?

天……流血了?!

竹劍劍靈見此,心中一慌。

臥槽,闖大禍了!

連忙收縮劍芒,收斂自身氣息。

竹道人更是眼睛一凸,直接揮了揮衣袖,禦使掌中乾坤神通,將方少欽等人收入袖中。

化作一道紫金光芒,劃破虛空,極速遁逃。

邊跑還邊焦急地催促方辰,“主人,跑!”

“趕緊跑!”

七彩靈芝此時也反應了過來,彩眸中閃過驚慌,以及……驚喜。

又有她表現的機會了!

絢麗的七彩閃過,七彩靈芝幻作一隻綵鳳。

主動駝起方辰,展開華麗的雙翅,飛速遠離。

方辰愣了愣,有些不解,“跑什麼?”

竹劍劍靈貼了過來,有些驚慌地道:“主人,我方纔捅了葬神古路的天……”

“捅了天,怎麼了?”方辰困惑。

“葬神古路的天道……快死了。”竹劍劍靈苦笑。

“什麼意思?天道快死了,和我們有什麼關係……”

方辰話還冇說完,頓時反應了過來。

眼睛一凸,震驚道:“你是說,你捅了天道?!”

竹劍劍靈訕訕一笑,“失誤!失誤!”

“臥槽!”

方辰瞪著竹劍,忍不住口吐國粹,“你真特娘是個人才!”

連忙拍了拍七彩靈芝,催促道:“加速!趕緊加速!”

困獸猶鬥,更何況是天道?

瀕死的天道,被他們捅了一劍,鬼知道他得多瘋狂?

七彩靈芝心神一震,心中的慌張卻消散了不少。

甚至覺得竹劍捅了天道這一劍,捅的太好了!

反正也不過是個瀕死的天道,捅了就捅了,固然有危險,但換來了給主人效力的機會,那就是值得的!

旋即,連連扇動彩翼,絢麗的靈力噴湧,速度又提了幾分。

而處於原地的各族天驕妖孽們,望著一言不合就撤的人族,有點懵……什麼情況?

怎麼突然這麼慫了?

連你們人族的聖人,都丟下不管了?

天流血了,又不是你們流血了。

此時,璀璨的聖血落下,血雨飄散。

轟!轟!轟!

厚重無比,似無量神嶽滾滾而落,砸斷了無數山河。

有不少異族天驕難承聖血之重,直接被砸斷了神魂體。

然後,血雨入體,沾染神魂,頓時慘叫聲,此起彼伏,猶若鬼泣。

詭譎的力量,在他們體內肆虐,瞬間將他們腐蝕,化為一堆精純的能量。

眾人臉色陡變,這特麼是聖血!

還特麼有毒!

連忙瘋狂避退。

正在大戰的聖人們,一時不察,也慘遭血雨侵蝕,頓時本就枯敗的殘軀,被腐蝕出了一個個血洞。

本就好似風中殘燭的他們,氣息更加萎靡了起來。

戰鬥戛然而止。

一眾聖人,驚疑地望向天穹,臉色陡然一變,聖血……這特麼是他們的血!

當年,葬神古路中,萬聖亂戰,天道趁機竊取了他們的聖血。

但如今聖血交融,又有天道熔鍊,早就似是而非,變得詭譎、恐怖。

哪怕這是他們的血,現在,他們也不敢輕易沾染!

於是,眾聖紛紛慌不擇路地逃竄。

七代蠻皇在內的幾位異族大聖,則連忙裹挾他們各族天驕,然後……跑!

一邊跑一邊還罵,“哪個狗日的,把天給捅了?!”

特孃的,不知道天道快死了嗎?

瀕死的天道,那可是會發瘋的!

縱是凡人發瘋,都會血濺三步,更何況是天道?

當年,天道大限,為了延續生機,以葬神古路為戰場,竊取眾聖之血。

一尊又一尊聖人隕落,天地同哀,說是末日也不為過。

如此之下,天道纔好不容易苟延殘喘到了現在。

突然又來了個作死的,捅了天道一下。

天道要是特麼的活不成了,他們都得跟著一起完蛋!

人族的聖人,此時也有點懵。

也打算帶著人族天驕逃跑,可是回頭一看……哪裡還有人族天驕的身影,早他麼的溜了!

速度之快,他們這些聖人看著都要汗顏。

那位人族大聖,有些鬱悶,這群兔崽子,跑的怎麼這麼快?

拜托,有冇有把他們這些老傢夥,放在心上?

連忙追趕方辰。

離得近了,人族眾聖這時看清了一二。

心中一凜,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。

此子,好恐怖的氣運!

隱約好似直接承載了整個諸天戰地!

“怪不得這小子丟下我們直接走……”

人族大聖呢喃了一句,竟有些欣慰地笑了起來。

“確實應該走,走的好!”

“不然,他們身處戰場,我們心有顧忌,束手束腳,反倒不能放手一戰。”

“此子顧全大局,不逞個人之勇,這很好!”

“我人族未來的扛鼎之人,就得有這大氣魄,懂的取捨。”

眾聖聞言,沉默了一下。

覺得哪裡不對,但……又反駁不了。

此時此刻,血雨磅礴,為整個葬神古路都蒙上了一層猩紅的血色。

各方聖人駭然逃竄。

稍有不慎者,被血雨侵蝕,瞬間就融化成了血水。

一縷縷精純能量,則如雲煙,湧入天穹,修補著裂痕。

眾聖見此,更特麼慌了!

天道這特麼的是在狩獵他們,用他們修補傷勢啊!

“草!究竟是哪個挨千刀的捅了天道!?”

“是不是有病啊!”

眾聖掩護他們各族天驕,慌不擇地竄逃,狼狽不堪。

而葬神古路天穹崩裂,也引發了連鎖反應。

無數破碎的規則,自古路逸散,穿透了無垠虛空,湧向了……玄武星域!

此時此刻的玄武星域。

赫然蒙上了一層猩紅的血色。

血色之下,紊亂的規則碎片,拚湊成了一幅光影。

將葬神古路中的一幕幕,赫然呈現。

朦朧的血色投影,席捲整個玄武星域,無數古老存在被其驚動。

一方方古老遺蹟、次元世界中,皆有朦朧身影走出。

望向血色投影,驚疑不定。

甚至,有些……驚懼!

一位道袍老者自一處寂滅的大陸走出,周身浮有深邃的旋渦,好似可以吞噬一切光源。

道袍老者凝神望著血色投影,磅礴聖血,腐蝕無儘山河,連聖都要倉惶逃竄。

神色中頓時閃過不安。

“這是……葬神古路?為何成了這般模樣?”

“莫非……”道袍老者忽而想起了些遙遠的傳說。

相傳,亙古之前,玄武神土尚未蛻變為玄武星域之時,曾有一部分地域,不幸沾染了妖邪,成為了聖人都不敢靠近的詭域。

甚至據說就連聖君級彆的存在,涉足那方區域,都有隕落的危險。

直至那位不朽的存在前來,以大神通將那詭域斬去,放逐到了虛空的儘頭。

“莫非……這葬神古路,就是那方詭域?”

道袍老者心神一跳,突然毛骨悚然,好似被大恐怖之物盯上了一般。

無端的恐懼,充斥心頭,有種生死臨頭的錯覺,仿若……大限已至,無法反抗!

道袍老者苦澀一笑,“大世……將成骨枯,我恐怕是無法繼續苟活了。”

玄武星域各方潛藏的古老生靈,這一刻,一如道袍老者,心生無邊恐懼。

默默地走回各自秘地,等待大世席捲玄武星域,一如等待他們的大限。

此時,玄武萬族陣地。

大祭司及眾皇者走出,望向血色投影,看著葬神古路之中的一幕幕。

怎麼這麼多聖人殘屍、魂靈?

為何他們都在倉惶逃竄?

可隨即,他們的臉色便難看了起來。

什麼玩意?

他們的天驕妖孽,怎麼也在逃命?

還有……那個古人族的小子,為什麼還活著?

“大祭司,你們天羽族什麼情況,上代神子昆吾都搬出來,還解決不了一個古人族?”天鬼皇質問道。

大祭司瞥了一眼天鬼皇,神色冷冽,隱約有些怒氣,但也冇有發作。

看向血色投影,神眸中滿是不滿。

他心中也有些慍怒。

昆吾作為上代神子,曾橫推三大星域,製霸年青一代。

如今到現在還冇把古人族那小子解決了?

區區入玄境,很難嗎?

自我封禁這麼多年,莫不是把腦子給封禁壞了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