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嘉悅小說 > 都市 > 我的天賦太爭氣,開局滿級 > 第一百一十八章:跟我比神火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的天賦太爭氣,開局滿級 第一百一十八章:跟我比神火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冇有多言,獨孤寡一步走出,乾癟的雙手,湧起了一團綠油油的火焰。

氣息詭譎、邪惡,好似雜糅了世間所有災厄。

災厄之火。

傳聞乃是災厄的極致,可以腐蝕生靈的氣運,縱是神靈也不敢輕易觸之。

隻見,獨孤寡幽綠的雙眸,倒映出一道邪惡的巫影。

詭異的規則波動,盪漾。

雙手操縱災厄之火,衍化為一根奇怪的長釘。

冇有半點威力波動。

又漆黑一片,好似可以吞噬光源。

巫術,釘魂。

將手中長釘擲向方辰。

獨孤寡盯著方辰,獰笑道:“成為我的奴隸,接受我的‘恩賜’吧!”

笑容無比邪惡,好似已經看到了方辰被釘住神魂,成為他的奴隸了一般。

此式巫術據說乃是古老的巫族所創,有傷天和,每次催動,都需要一位天驕的氣運為養料。

但他身融災厄之火,反其道而行之,以滔天厄氣驅動,反倒有著更加驚天動地的偉力。

他曾多次此式巫術,奴役嫌棄他的人,將他們折磨至死!

甚至,他還曾釘住過三位化道強者,讓他們自相殘殺!

這也是他登臨玄黃榜九十八位的原因所在。

災厄之火所化長釘飛出,天地驟變,一道邪惡的巫影憑空凝現。

手持巫杖,猛然朝向虛空。

嗡——

空間靜止!

天地之間大道、規則、法則,全部凝滯,好似被一掌無形的大手束縛住了一般。

無數修士也是如此,瞬間呆滯,宛若木偶。

甚至,有很多強者也被波及,思維、動作,全都遲緩了不少。

唯有天國之主、太一聖主這般頂級強者,可以抵擋這詭異的禁錮,不受乾擾。

“這是什麼力量?居然可以禁錮時空?”太一聖主震驚不已。

天國之主也是一臉驚愕。

一式術法,禁錮整個天地,縱是神通境強者,也會被影響。

好恐怖的巫術!

五毒神主笑而不語,顯得越發地神秘莫測。

注目於方辰,悠悠道:“此子,必死無疑!”

“這是什麼術法?為何這麼恐怖?”

另一方,烈陽聖主也滿目驚疑。

方家大長老搖了搖頭,表示不知。

目不轉睛地盯著方辰,眸中滿是擔憂。

這時,方家太上悠悠道:“這是巫術。”

“來自於早已涅滅的巫族。”

“據說,巫族的巫術,皆是詭道,以氣運為修,為天地所不容。”

“此式巫術也是如此,壓製此方天地氣運,達到禁錮時空的效果。氣運不足者,無法掙脫,隻能任由施法者宰割。”

“那方辰……”烈陽聖主頓時滿心擔憂。

方家太上輕笑不語。

大長老聞言,也鬆了一口氣,放心了下來。

和少族長比氣運?

事實證明,所謂巫術,於方辰而言,屁都不是。

畢竟……氣運之子的氣運,是無法估量的。

至少,僅憑一道巫術,還遠遠壓製不了方辰。

方辰看著獨孤寡擲出的長釘,緩緩飛來。

有點納悶。

好歹也是玄黃榜九十八……就這?

這特娘……豬都比這個跑得快吧!

憑這個也能釘住人?

方辰無力吐槽,屈指將長釘彈碎。

看向獨孤寡,冇好氣地道:“你登臨玄黃榜九十八,怕不是靠嚇人嚇出來的吧?”

獨孤寡懵逼了。

頓時驚叫,“這不可能!”

“你不過才築基境,憑你的氣運,怎麼可能掙脫巫神的壓製!”

“巫神?”

方辰看了一眼執杖禁錮虛空的巫影。

轟!

巫影直覺有滔天氣運碾壓過來,好似一方煌煌大界一般。

身影劇烈顫抖,無邊恐懼。

砰——

巫影崩潰,消散一空。

“噗——”

獨孤寡身受反噬,鮮血狂吐。

幽綠的雙眼,更是直接爆炸,血淚自眼眶滾落。

他的巫術,被破了!

“這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我身融災厄之火,有滔天厄氣,縱是尊者境的氣運,我也可以壓製!”

“你怎麼可能破了我的巫術……這不可能!”

“不可能!!”

獨孤寡瘋狂怒吼,顯得有些歇斯底裡。

“你不可能勝得過我!”

“對……我還有災厄之火,我還有災厄之火……”

巫術被破的獨孤寡,此時已然瘋魔。

麵容扭曲地獰笑著。

周身燃起了幽綠色的火焰,從內到外,無比邪惡。

一股病瘟的氣息彌散開來。

周遭虛空宛若枯朽了一般,瞬間扭曲、脫落。

“你不可能勝得過我!”

“哈哈哈——”

尖銳的笑聲響徹天地。

獨孤寡已然被災厄之火焚灼乾淨。

或者說,他已經和災厄之火融為一體。

好似泔水一般液體的火焰,席捲虛空,撲向方辰。

病瘟蔓延,所過之處,天地都呈現灰敗之色。

“災厄之火,極道火焰,威力比真火還要強上三分,若非與大道不容,冇有大道加持,不然絕不輸於神火!”五毒神主淡淡道。

“此子氣運不俗,居然可以破開獨孤寡的巫術,但……災厄之火臨身,縱是聖境,也要傷及根基。”

“這一次,此子必死無疑!”

五毒神主的語氣,十分地自信,自信到……眾強者都生出了期待。

“災厄之火,若是遇到神火會怎麼樣?”太一聖主忽而問道。

“自然不及。”

“但是,神火乃火道神物,珍貴無比,諸天難尋,非至強者,不可能尋到。”

五毒神主淡淡一笑,神眸中滿是不屑。

“方家此子,不過天賦妖孽一點罷了。”

“神火?不是他可能擁有的東西。”

眾強者臉上的笑容,頓時僵住了。

是啊……神火確實珍貴無比,確實非常人可以擁有。

可是,這小子不是常人啊!

太一聖主嘴唇蠕動,很想提醒五毒神主,你剛纔不在,不知道秘境中的情況。

這小子……他有神火。

不僅有,還特麼有三道!

可是太一聖主轉念一想,還是忍住了,冇有開口。

不能光他一個人被瘋狂打臉啊。

是時候,找人分擔分擔了。

此時,見災厄之火如怒浪一般撲來。

方辰卻很是不耐煩。

金烏神火融身,他還著急回家閉關呢!

隨意揮了揮手,三大神火飛出。

神火的無上氣息,如潮水一般滾滾鋪散。

災厄之火瞬間懵逼。

神火?

旋即,災厄之火微弱的意識中,滿是恐懼!

它雖是極道火焰,超越世間大多真火,但仍舊遠遠不及神火。

瑟瑟發抖,劇烈顫栗。

幽綠的火焰迅速收縮成一道小火苗,懸浮在半空中。

呈跪拜狀,匍匐著不敢妄動。

“不!”

融入災厄之火中的獨孤寡,驚恐嘶吼,“你可是災厄之火,極道火焰!還有什麼火焰,值得你懼怕?!”

“站起來吞了他!”

“站起來!!”

此時,飛出的三大神火,那叫一個激動啊。

又可以在主人麵前刷臉了!

這一次一定要好好表現,讓主人知道,他們仨纔是主人身邊最忠心耿耿,也最有用的那一個!

“兄弟們,速戰速決!”南明神火大聲道。

旋即,三大神火蜂擁而上。

無儘的火道規則,如火海席捲而下。

火光連天,焚滅天地。

三大神火一口一個,轉眼就將災厄之火,吞噬的一乾二淨!

獨孤寡自然也隨之涅滅。

見此一幕,五毒神主懵逼了。

我焯?!

神火?

還特麼三道神火?!

這小子什麼來頭?

怎麼冇人告訴我,方家這小子,這麼吊?

而天國之主等一眾強者,則是一臉平靜。

和預料的一模一樣,連個反轉冇有。

就是白瞎了這麼一道災厄之火了。

他們看得出來,這極道火焰,極為不俗,若是使用得當,堪比聖兵!

可惜,就這麼白白送給了對方。

太一聖主也麵無表情。

隻是心中卻已經笑開了花。

“呼——”

“終於不是老子一個人被瘋狂打臉了。”

“還彆說……看彆人被打臉,真特麼爽!”

三大神火吞噬災厄之火,能量反饋於方辰。

海量的能量湧入體內。

方辰咧嘴一笑,“終於可以突破了。”

早在一年前,渡劫之時,他就已經可以突破入玄境。

但為了打磨根基,積攢底蘊,一直壓製著境界,不曾突破。

如今秘境一行,收穫頗多,又同武祖一戰,他已完全掌握自身的力量。

可以說,築基境他已經走到了前所未有的極致,進無可進。

突破,水到渠成。

嗡——

入玄境!

周身神光閃耀,璀璨奪目。

道道玄奧的規則,縈繞左右。

一條條大道鎖鏈,纏繞於鎏金肉身之上。

金烏神紋懸浮於肉身表麵,狂暴的氣息,天地難承。

體內血脈如怒浪,洶湧激盪,血氣沖霄,好似蠻荒大凶,強橫至極。

丹田處,火之道基輕輕顫動,古老無上的玄奧波動,盪漾開來。

胸口九陽之蓮緩緩盛開,七大神火擁簇。

睥睨天下的驚世戰意,好似怒浪狂潮,洶湧咆哮。

雖是初入入玄境,但方辰的實力,翻升了數倍不止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