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嘉悅小說 > 科幻 > 林辰趙無極全文免費閱讀 > 第923章 我的師父叫狠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林辰趙無極全文免費閱讀 第923章 我的師父叫狠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最後一戰。

最後一劍!

天之下,劍六十三,謝秀神動用了他的全部力量,甚至,還包括了登臨神榜十五之後的神明賜福!

而謝詩瑩,歸一劍心依舊運轉著,雙劍在手,龍凰之力在彙聚,她就如林辰一般,龍與凰,合擊!

斬!

無與倫比的碰撞爆發,劍鳴震天,恐怖的波動橫掃而出,場外的賓客,謝家族人,皆是神色驚變,緊張的注視。

此刻,即便是謝家高層,也無法再有底氣了,他們也不知道謝秀神到底能不能贏!

謝家嫡係,擁有高貴血統的人,都是臉色難看,萬一,萬一謝秀神輸了,那麼謝家傳統,都有被擊垮的風險!

而謝家旁係,他們雖然冇能進入天劍演武場觀戰,但此刻也在看著傳影大陣傳遞出來的畫麵。

皆是心潮澎湃!

謝詩瑩,因為母親血脈低賤,即便是家主之女,也隻能被歸入旁係,淪為家族壯大的工具。

旁係,也都是如此,無法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,命運早已被註定。

而現在,或許將出現轉機,謝詩瑩旁係出身,卻擁有了擊敗嫡係最強者的力量!

那麼謝家自古以來所傳承的規則,嫡旁之彆,是不是也該會擊碎!

嫡係血脈,並不一定超過旁係血脈,旁係,並非隻有淪為工具的命運!

旁係族人都是眼睛發光,他們真的希望有人可以做到他們做不到的事情!

讓家族明白,嫡旁的規矩,是錯的!

能錯嗎?

會錯嗎!

謝君天臉色鐵青,嫡係與旁係的傳統,自古傳承,謝家就是以此穩固著地位,成為西南大域不可撼動的巨無霸勢力之一。

老祖宗所傳下的規矩,曆代先祖的證明,哪能有錯!

謝家最強者,必出在嫡係之中,過去如此,現在,亦是如此!

謝秀神,集合了謝家無數心血,不計代價的投入,他未來將挑戰神選前十,他怎可能敗在這裡,敗在一個旁係賤種手中!

不可能敗!

“主人,主人贏了嗎?”天天緊張的道。

“不知道啊”,呱呱也是難以確定。

謝詩瑩的成長它看在眼裡,這一路何等艱辛,難以述說,諸多奇遇造化與自身不畏死的決心,冇日冇夜的生死激戰,纔得到如今的戰力!

但到底冇有跨過半步神國的門檻,而麵對謝秀神這種天之驕子,想要越境一戰,何等艱難!

歸一劍心,能夠補足差距嗎!

不知道,誰都不知道,隻能緊緊的盯著,期待結果的出現!

“轟!”

大震響,一切破滅,劇烈的力量爆炸終於達到了極致,這一次的交鋒,已經有了結果!

誰勝了?!

肆虐的力量逐漸斂去,演武場中,一個巨大的坑洞出現,而在坑洞之中,兩人站在那裡。

還未分出勝負嗎?看書溂

謝秀神喘息著,他臉色蒼白,背後的神國虛環已經消失,難以彙聚。

隨即,謝秀神身形踉蹌,再也無法站穩,他以劍杵地,半跪在地上。

而謝詩瑩,卻還是站著!

是謝詩瑩贏了嗎!!

驚呼聲響徹,謝家高層,則是臉色難看到了極點!

謝秀神,怎可能敗?

但他真的敗了!

他屹立於半步神國一,卻敗給了問神九的謝詩瑩!

天之驕子,卻被人越境擊敗,此等挫敗怕是連道心都要毀掉。

謝秀神陰冷的盯著謝詩瑩。

“你,你怎麼可能做得到!”謝秀神緊咬著牙,他在低吼。

謝詩瑩身形有些不穩,但還是解釋道:“兄長很強,但從未經曆死亡邊緣的戰鬥,而我,邊境的每一日,都在死戰中度過。”

“剛纔一劍,可分勝負,也可分生死,兄長,麵對死亡,畏懼了,退縮了!”

“而我,無懼,不退,我的劍,反而更強!”

“混賬!”謝秀神怒吼,吐出大口的鮮血。

他不是在問謝詩瑩問題!

“我是在問你憑什麼能夠做到!”謝秀神怒吼。

這無疑也不是疑問句,不是真的在詢問,而是一種情緒的表達,表達無法接受這種現實。

他是謝秀神,天之驕子,謝家嫡係之中最為尊貴的少主,怎麼可能敗給一個旁係賤種!

不可理解,謝家一直以來的規則,旁係如草芥,嫡係如珍寶,難道也能有錯嗎!

隻不過謝詩瑩聽不出那麼許多,她要麼多想,要麼不想。

“憑天賦、努力和決心,更重要的是,憑我的師父叫狠人!”謝詩瑩一字一句,認真的回答。

“謝詩瑩!”謝秀神嘶吼,他覺得謝詩瑩每一個字都是在羞辱他,他狂吐鮮血。

不少人覺得,謝秀神有可能要被謝詩瑩給活活氣死。

謝秀神緊緊盯著謝詩瑩,什麼努力,什麼決心,狗屁,強就是強,弱就是弱,他不相信謝詩瑩憑藉這種東西就可以跨境擊敗他!

究竟是什麼!

謝詩瑩伸手往前,手指朝著謝詩瑩的前胸,那裡,似有一點點的光芒在跳動。

骨頭。

胸骨。

謝秀神瞳孔猛地一縮,隨即癲狂一般的嘶吼起來,“不可能,你這樣低賤的血脈,絕無可能!”

“這不屬於你,這不該出現在你身上,那應該是我的纔對!”

謝秀神發瘋的叫道,他想要抓向謝詩瑩,但他受傷沉重,隨即便是身體一軟,倒在了地上。

結束了。

這一戰,是謝詩瑩贏了!

不可思議的勝利!

狠人的徒弟,果真如同狠人一般,總能做出讓人無法置信的事情,這對師徒,奇蹟是他們的專有不成?

不知多少人為謝詩瑩而歡呼。

但與之鮮明對比的,卻是謝家族人自己,臉上並無喜意,反而沉重。

“老祖,這謝家高層,怎麼跟死了爹一樣,如今謝家年輕一輩出現兩個天驕,難道不該高興嗎?”

西南大域之外,那中域地界,便有年輕人不解,家族掌權的長輩有所偏愛,這很正常,資源也絕非按照天賦劃分。

但即便如此,謝詩瑩始終也是姓謝的,如今一雙天才震世,對謝家而言,難道不是該是天大喜事嗎?

就如蘇家雙姝,雖以蘇一為主,但對蘇二的培養,卻也投入巨大,更不會因為蘇二成長,而露出這般表情。

天才,多多益善,這纔是正常的!

“你不懂,謝家與彆的家族不同,他們以血脈強度區分嫡係與旁係,那謝秀神與謝詩瑩,雖然是同父,但異母,謝秀神的母親乃是豪門貴女,血脈無比尊貴!”kΑnShú伍.ξà

“而謝詩瑩的母親,隻是一介婢女罷了,身份低賤,大約就是謝君天一時興起臨幸罷了。”

“他們二人,血脈強度差距太大了,一個天,一個地”,有老者在其身旁開口釋疑。

“所以即便同為家主的孩子,謝秀神是嫡係,是寶貝疙瘩,謝詩瑩是旁係,地位卑賤?”

“就是如此。”

“哈,那可就有意思了,現在謝詩瑩不就是在啪啪打臉嗎,所謂血脈強度,有什麼用,還不是輸!”年輕人顯然不認可謝家的做法。

“……你說的也冇錯,但這隻能證明謝詩瑩比謝秀神更強,而對於謝家來說,謝秀神依舊遠重要於謝詩瑩。”

“為什麼!”

“每一代謝家嫡係皆會出現頂尖強者,天資卓絕,是足以傲視同輩的存在,這種穩定,也是謝家一代代在西南保持強勢地位的原因。”

“這不是可笑麼,嫡係奪走了絕大部分的資源,自然是他們出強者,有本事同分資源啊!”

“彆那麼急躁,你說的自然有道理,但你不能否認,謝家維持嫡旁之分,起碼每一代都有頂級強者出現,這是已經被證實了的不是嗎?”

“而如你所說,謝家不分嫡旁,你能保證就一定有更多的強者湧現?”

年輕人張張嘴,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。

“不確定了對吧,的確,這根本無法證偽,謝家有可能更強,但,也有可能衰弱,那你覺得,對於謝家來說,該如何抉擇?”

“我,我不知道”,年輕人搖頭

“哈哈,不知道也正常,誰能知道呢,你看那謝詩瑩,確實很強,但你能保證她一直強勢下去嗎,你又能保證,旁係能出幾個謝詩瑩?”

“如此龐大的家族,牽一髮而動全身,稍微一點變化,都可能影響底下億萬人的生活,所以穩定很重要,變數,反而是最討厭的!”

“況且謝家傳承如此之久,既得利者掌控一切,又怎麼可能求變,自然是維持現狀,按下一切不穩定的因素!”

年輕人似懂非懂,隨即搖搖頭,道:“不明白,反正咱們家不這樣。”

“哈哈,那是自然,咱們家一脈單傳,哪需要考慮這些!”

“嗯,還是咱家好。”

“好個屁,你再不娶媳婦,咱家就絕後了!”老者頓時板著臉,怒道。

年輕人頓時跑了出去。

老者搖搖頭,目光落向影像,微微撫須,“哼,謝家這套說辭倒也冇什麼問題,隻不過,真是如此麼,應該還有更充分的理由吧。”

天下議論。

同時,也都看向謝家高層,想要看看他們要如何處理當下的局麵。

畢竟謝家高層那一片死媽臉,完全不做掩飾,誰都知道這一戰的結果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。

謝詩瑩勝了,謝家高層憤怒、慌亂、不安,他們擔心嫡旁之分被顛覆,他們憂慮自己的利益,受到影響,他們更畏懼,謝秀神就此一蹶不振。

這要如何處理!

諸多長老,都是看向謝君天,神色並不好看,這一切都是謝君天當初答應了林辰這一年之約所致。

若冇有這約定,就不會有這一戰!

謝詩瑩再強,也無法造成這般影響!

隻是,這些都是馬後炮了,畢竟此前誰能相信謝詩瑩可以戰勝謝秀神?

真這麼想的人,怕是會被當成白癡吧!

可這件事已經發生,謝君天就必須解決!

謝君天收起了所有表情,他身形一閃,來到了演武場內。

“秀神,你先下去休息吧”,謝君天蹲在謝秀神身邊,神力包裹著謝秀神。

謝秀神卻抓著謝君天的手臂,激動的叫道:“骨,那是我的骨!”

謝君天神色一變。

骨。

天劍神骨?!

謝君天猛地看向謝詩瑩。

謝詩瑩胸前,有微微的光芒在跳動,雖然非常微弱,但謝君天依舊可以感受到那份力量!

謝詩瑩的一截胸骨化作了天劍神骨!

那截骨已經開始具現,但還未徹底啟用,是因為剛纔那一戰的緣故,纔會如此嗎?

但這骨,怎麼可能出現在謝詩瑩身上,理應隻有血脈強度最高之人,纔有機會獲得!

而擁有天劍神骨,他們,就可以自主的動用天劍!

“父親!”謝詩瑩眼睛一亮,她身體搖晃著,她也受傷很重,但她並冇有倒下,反而快走了兩步,來到了謝君天麵前。

她眼中露著期待的目光,她希翼的看著謝君天,想要從父親眼中,看到一絲欣慰,從父親口中,聽到一句誇獎。

“父親,我做到了,我戰勝了兄長,我以後還會變得更強,我可以為家族出更多的力!”

“父親,您為我而高興嗎,現在,您可以認可可我了嗎!”謝詩瑩眼睛含淚,她多麼希望得到謝君天的認可。

“啪!”

卻是一聲脆響,謝君天麵無表情,一巴掌扇在謝詩瑩臉上,將她狠狠的扇飛出去。

謝君天眼中充滿了厭惡,他冰冷的聲音響起,“你現在,是在向我示威嗎,是在顯擺自己的勝利嗎,你是想要告訴我,我引以為傲的兒子隻是你的手下敗將,你在提醒我,我是失敗者是嗎!”

謝詩瑩捂著臉,顫抖著看著謝君天,她雙眼通紅,極力的搖頭。

她,她隻是想要得到謝君天的認可,想要從謝君天口中得到一句誇獎,為此,她付出了一切努力!

為什麼,謝君天依舊無法認可她,她明明贏了!

她並不輸給謝秀神!

“謝詩瑩,你真的不該出現在這個世上,我這一生女人無數,子嗣數十,但唯獨你,如此的不安分,如此的叛逆,有你這樣的女兒,真是我的恥辱,我愧對列祖列宗!”謝君天冷冷道。

“父……父親……”謝詩瑩呆呆的看著謝君天,她,她贏了不是嗎,她做到了,為什麼父親不為她而驕傲。

“我過去對你,的確是太過縱容了,冇想到最後竟成了禍患,當時便不該允你過九重塔,應該直接送到那邊去,也免得今日這局麵!”謝君天喝道。

謝詩瑩身體一顫,“父親,我也是你的女兒,我……”

“住口,我冇有你這種不守規矩的女兒,我的女兒,就應該聽從我的吩咐,我讓你做什麼,你就去做什麼!”謝君天冷哼道。

謝詩瑩眼中的光芒暗淡了下去,她雙目無神的問道:“父親,想要我做什麼?”

“將你大哥的東西還給他,那不屬於你!”謝君天淡淡道。

“兄長的東西,我,我冇有拿兄長的東西”,謝詩瑩連忙搖頭。

“還在狡辯,你是打算據為己有吧,剛纔那一戰,天劍神骨被啟用,那是謝家最強血脈才能凝聚的東西,理應出現在你大哥身上,卻陰差陽錯,被你所得!”

“你還敢說,你冇有拿你大哥的東西?”謝君天冷哼道。

“謝詩瑩,你就是藉此神骨才戰勝了我,你用我的骨,贏下了這場本應該輸的戰鬥,可笑,竟然還敢沾沾自喜!”謝秀神冷笑道。

“不是的,我……”謝詩瑩搖頭,她不知道什麼天劍神骨,她擊敗謝秀神,依靠的是她自己的力量!

天劍神骨,是她胸口那截骨嗎,謝詩瑩輕撫胸口,的確有此前冇有的力量在其間流淌。

“這,這是擊敗兄長的時候突然出現的,我冇有用它的力量”,謝詩瑩急忙道,她冤枉,她委屈,她冇有偷!

“笑話,還在狡辯,冇有天劍神骨,你怎麼可能戰勝我!”謝秀神獰聲道,“謝詩瑩,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奪取了本該屬於我的天劍神骨,我都可以原諒你這為了贏而不擇手段的行為,現在,將骨還給我!”

謝詩瑩退了兩步,她不知道謝秀神他們在說什麼。

“可,可它出現在我身上,它應該是……”謝詩瑩顫抖著道。

“閉嘴,你覺得以你的血脈強度,天劍神骨會選擇你嗎,那理應在我身上啟用,隻不過被你用卑劣手段盜取了,你可彆忘了,你的血脈是何等低賤,天劍神骨不可能選擇你!”謝秀神喝道。

“將骨還給你大哥,那不屬於你,這一場勝利,也不屬於你!”謝君天冷漠的道。

“不,這不是兄長的,它明明出現在我身上”,謝詩瑩眼淚滾落,不住的搖頭。

“你竟敢拒絕!”謝君天聲音冰寒。

“父親說過,一年之約,我贏了我就有選擇的自由,我可以選!”謝詩瑩鼓起勇氣,對抗這從小到大便不可逾越不可忤逆的天!

“選?我是你的父親,在我麵前,你憑什麼提選這個字,我說什麼,就是什麼,你冇得選,也冇有資格選,明白嗎!”謝君天冷冷道。

他大手張開,猛然壓下,以的強大實力,謝詩瑩根本無法反抗,而她,也放棄了放抗。

謝詩瑩低著頭。

原來,贏了也改變不了任何事,她想要的,什麼都不會得到。

一切努力,都是白費的,一廂情願而已。

“對不起啊,瀟瀟。”

“讓你失望了,師父。”

謝詩瑩閉上眼睛,等待著自己改變不了的命運。

隻是猛地,蒼白色的光焰突然升起,一口蒼白之柩驟然顯現,將謝詩瑩籠罩了進去。

而同一時間,一隻手從虛空中伸出,震滅一切,牢牢的抓在謝君天的手腕上。

什麼!

突如其來的變故,令在場及場外的人都是大驚。

隨即,驚呼不斷!

林辰!

他終於還是出現了!

那女子,是謝詩瑩的侍女,叫做梅瀟瀟?

她竟敢直接出手,對抗謝君天!

一時間,天下皆驚,而那雙人影聯袂而至,一同護著謝詩瑩,這畫麵,令人難以忘懷。

“你怎麼纔來?”梅瀟瀟瞪眼道。

“抱歉,我剛到,你呢?”林辰問道。

“我在看戲,看入神了,這會兒情況不對纔想起來這是我家小姐……”梅瀟瀟心虛的道,趕緊擦掉嘴角的瓜子皮。

“……”

“你家小姐有你,真是八輩子的福氣啊”,林辰感歎。

“那可不!”梅瀟瀟驕傲的道。

兩人相視一笑,隨即,並肩而站,一同看向謝君天!

謝詩瑩,這可憐的孩子,他們一同守護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